返回列表 发帖

寒冷(四)我是多多,多余的多

我是多多,多余的多

74年的春天,似乎比往年来的更晚,临近端午节了,人们还如粽子般层层包裹在棉衣中,从去年秋天开始,家中接连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令我惶惑不安,透不过气来的压抑惊恐已然无力哭泣。先是父亲被批斗,游街示众,不堪屈辱投缳自尽,继而抄家,祖母也在其后一个月撒手人寰。祖母怨尤的眼神至今不忘。那是一个冷雨霏霏的日子…… 祖母气息奄奄地躺在床上,姑姑叔叔们团团围住,祖母伸出枯瘦如柴的手,颤抖地抚摸着我的头发,嘴角抽搐了半天,突然凄厉地喊了一声:“多多啊,多多,你真是多多啊!”祖母死不瞑目地走了,留下手足无措的我和视我如仇敌的全家人。 祖母的去世让那一年的冬天更加寒冷,不止是天气。走在街上,阳光不见明媚的色彩,伙伴们总是躲闪着我,并故作深沉地大喊,“多多啊,多多,你真是多多!” 孤独是寒冷的添加剂,寒冷因孤独而更加强烈。寒夜漫长,在细数日子地煎熬中迎来了74年的春节。阴云笼罩的日子也并未因为春节的到来而增添稍许喜气。劳累加上丧亲之痛,母亲一病不起。病重的母亲和颜悦色了不少,发脾气的时日不多见了,眼泪却越来越多。从前很少着家的我也变成了乖乖女,每日陪伴在母亲身边不肯稍离半步。母亲时而昏迷,时而清醒,清醒的时候总是拉住我的手,泪眼迷离地看着,而后一声长叹:“万一妈妈不在了……”,哽咽着再也说不出一个字。 天气渐渐变暖,母亲的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。那一日,母亲好像突然硬朗了许多,苦苦支撑着梳理起头发,“雷雷,去叫一下你玉环阿姨,就说妈妈快不行了……” 自从父亲走后,我们家和玉环阿姨家久已不走动了,即使在路上遇见也总是扭头走开,现在…… “快去啊!”母亲着急地喊起来。 玉环阿姨家透出隐隐的灯光,兼伴着阵阵愉快的笑声,久违的笑声如何的亲切啊! 轻轻扣响了门:“阿姨,我是雷雷,我妈妈让你去一趟!” 笑声戛然而止,灯光也熄灭了。四周一片沉寂。 “阿姨,我妈妈说她……快不行了……。”突然失去灯光的温暖,不禁打了个寒噤。 沉默良久,里面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我们睡下了,回去告诉你妈妈,有事明天再说。” “可妈妈……?”健健的声音。 “啪”,一记清脆的耳光,“小孩子不好好睡觉,哪来那么多事,难道你也是多余的吗?” 那一夜是我记忆中最寒冷的一夜,寒冷,那一刻,彻骨的寒冷蔓延了全身。 母亲走了,在凄凉中离开了我们,大而美丽的眼睛中有太多地割舍不断。 “多多,你真是多多?”母亲的临终遗言只有这一句话。 “妈妈,我真是多多啊……”我哭喊着。 我是多多,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,我,多多,只是多余的多,多灾多难的多。
1

评分人数

是那个年代吧。小时候村里也有好多被批斗的。那时我还没出生呢。我们家族或许是因为些特殊情况避免了。:o20

TOP

唉,同感!区区当年想必幸运得多呢:o20 :o21

TOP

区区已经哆嗦了:o21

TOP

扭曲的年代,扭曲了人性。

TOP

返回列表